欢迎来到女娲!

热线电话: 18588881882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2018年幼儿园儿童减少了74万。中学毕业生连续五

  2018年,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大班额仍有26.5万个,超大班额1.87万个。
 
  本报记者王峰北京报道
 
  教育部2月26日新闻发布会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各级各类学历教育在校生2.76亿人,比上年增加了535.97万人。这将是未来几年我国劳动力供给和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
 
  但总体增长的同时,一些教育事业数据也显示了我国的人口结构变化特征,比如2018年全国幼儿园入园人数同比大幅下降,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目前年轻父母的生育意愿较低。
 
  2018年全国高中招生人数则连续第8年下降,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中职教育毕业生人数连年减少。近期各地纷纷出台中职毕业生落户放松政策,让人们惊呼处于学历教育末端的中职生竟如此“抢手”。教育事业统计数据则显示,每年中职毕业生人数已跌入400万量级,作为重要的劳动力蓄水池,中职生“奇货可居”的日子或将不远。
 
  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司长刘昌亚在新闻发布会上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不同学龄段学生入学人数总体上每年都有变化,幼儿园和高中入学人口减少与人口结构变化有关,目前我国总体上处于入学人口下降期。
 
  【代孕安全保证】幼儿园入学落入谷底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教育部从2015年开始公布幼儿园入园人数,近4年呈现波峰波谷交替出现趋势。
 
  2015年入园人数2008.85万人,是截至目前的最高值,同比增长21.07万人。2016年入园人数就同比减少了86.76万人。
 
  2017年,首批“单独二孩”儿童到了入园年龄,全国入园人数再次增长,同比增加15.87万人。但2018年,全国共有入园儿童1863.91万人,同比减少74.04万人,下降3.82%。
 
  今年秋季,首批“全面二孩”儿童就将入园,记者走访多家幼儿园发现,普遍持入园儿童将增加的预期。
 
  “2018年幼儿园入园人数变化体现了人口结构变化,随着‘全面二孩’政策带来人口增长,学前教育和义务教育入学人数也会相应发生变化。”刘昌亚在新闻发布会上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教育部今年还发布了普惠性幼儿园数据。2018年,普惠性幼儿园18.29万所,普惠性幼儿园占全国幼儿园的比重为68.57%。普惠性幼儿园在园幼儿3402.23万人,占全国在园幼儿的比重为73.07%。均呈增长态势。
 
  采取多种措施扩大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供给,是教育部2019年工作要点之一。只有切实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才能助推提高年轻人的生育意愿。
 
  按照规定,小区配套幼儿园要全部建成公办园或民办普惠性幼儿园。目前,多部门正在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行动。
 
  教育部副部长郑富芝在2月25日举行的教育部等五部门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座谈会上表示,国家关于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建设和管理的政策规定是明确的,但一些地方落实不到位,这次治理是对已有政策的回归和落实。
 
  小学“爆棚”大班额待解
 
  同幼儿园入学情况截然相反,小学招生“小阳春”在2018年迎来高潮,全国招生同比增加100.75万人,创下近10年来最大增幅。
 
  小学生人数“小阳春”是因为他们的父母就处在一轮生育高峰之中。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上世纪90年代就曾出现一波小学入学高峰,出现了连续6年的在校生人数增长,他们正好是这轮“小阳春”学生的家长。
 
  但从2007年开始,“学龄人口的逐年减少”出现在年度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中,小学、初中校数、学生数全部减少,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10年。
 
  从2015年起,全国小学招生人数持续增长,迎来“小阳春”。但全国小学、初中的学校数量在持续减少,2018年,全国共有义务教育阶段学校21.38万所,比上年下降2.33%。
 
  这给教育资源和格局带来紧张,尤其是大班额现象仍然突出。2018年,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大班额仍有26.5万个,超大班额1.87万个。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向记者表示,小学的适度班额为45人,学校的规模为6个年级各5个班,也就是每所小学的在校生人数约1350人。超过这个规模,教育的效果、教师对学生的关注程度、学校管理的有效性都会变差。
 
  “消除大班额是保障学生安全、促进身心健康、提高教育质量的必然要求。”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副司长俞伟跃在2月26日的发布会上表示。
 
  他介绍,将在2019年建立消除大班额预警机制,督促中小学校起始年级严格按照国家规定标准班额招生,坚决防止产生新的大班额。
 
  劳动力蓄水池“缩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全国高中招生人数连续8年呈下降趋势,从2011年的1664.65万人下降至2018年的1352.12万人。
 
  “高中招生人数变化既与人口波动有一定关系,也与升学率有一定关系。”刘昌亚在新闻发布会上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劳动力重要蓄水池的中职教育,提供的劳动力供给也在逐年减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2013年起,全国中职毕业生人数连续下降,每两年跌破一个百万量级,2017年毕业生人数只有496.88万人。
 
  2月26日的新闻发布会并未发布2018年中职毕业生人数,但这一年中职在校生人数同比下降,只有1551.84万人。
 
  随着未来劳动力红利的逐渐消退,教育政策随之作出调整。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日印发的《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提出,到2035年全面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和普通高中教育协调发展。国务院近日印发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也提到,保持高中阶段教育职普比大体相当,使绝大多数城乡新增劳动力接受高中阶段教育。
 
  数据显示,2018年,中等职业教育招生占高中阶段教育招生的比例为41.37%。教育部2019年将组织开展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专项督查。
 
  “家长和学生更希望上普通高中,这是出于长期对中国教育格局的认识,也就是他们更想上大学。这也与我国的办学体制和办学质量相关。政府主导的办学体制导致有的职业学校缺乏活力,与产业联系不紧密,影响学生的就业质量。”储朝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上一篇:上一篇:小沉阳零点为妻子青生温暖的心告白,结婚14年 下一篇:下一篇:江西一副乡长扶贫会上突发心脏病去世 年仅37岁